|   | 
关注官方微信
 |  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首页
 | 
新闻
 | 
经济
 | 
生活
 | 
房产
 | 
健康
 | 
科教
 | 
旅游
 | 
蒙商
 | 
汽车
 | 
金融
 | 
财经
 | 
产业
中国内蒙古商网: 首页 > 科教 > 史记 >

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一个春节

2016-03-25 14:19

来源:未知

原标题: 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一个春节:在日记中大骂李宗仁
        1949年初,杜聿明集团30万大军被人民解放军包围在徐州西南一个叫陈官庄的地方,陷入绝境。此时在华东野战军的新年联欢会上,解放军战士自编自演 了话剧《蒋介石过年》。由一名从国民党军队解放过来的战士,根据漫画的形象化了妆:脑袋上贴着两块纱布,左腋下撑着一支拐,右手拿着一只破碗。他一唱三 叹:“前年国军大进攻,我过年吃的是鱿鱼烧海参。去年国军吃败仗,我过年吃的是炒三样,诸位要问哪三样,青菜萝卜辣椒酱。今年眼看要垮台,要碗豆腐渣都要 不来??”逗得大家前仰后合。这当然是解放军战士们对蒋介石过年的一种调侃,而这一年真实的蒋介石是怎样过年的呢?

  除夕前一天,决定把行政院迁到广州

  1949年的除夕的前两天,也就是1949年1月26日,蒋介石得知李宗仁命令释放自己关押多年的仇人张学良、杨虎城,以买各方之好时,痛恨之 情骤然燃起。当天,蒋介石就在日记中忿忿地写道:“德邻专以民主自由名词,为其讨好共匪、投降共匪之准备,是亦其毁灭政府基础唯一之方针。”称“此乃必然 之事,而余愚拙,未先计及耳”。27日,又在日记中写道:“李之必然置我于陷阱及其掠夺一切之心,未到五天已昭然若揭矣。”

  就在1月27日这天,李宗仁致电毛泽东,声明他同意在八项条件基础上谈判,请中共迅速指派和谈代表。蒋介石看到通告后痛斥李宗仁“肉麻乞降诚不知天地有羞耻事,而共匪连日广播对其乞和代表及其本人之侮辱讽刺,无所不至,而彼反厚颜无耻若此,可痛极矣”。

  李宗仁在回应中共和谈问题上未与行政院长孙科商量,也未经中常会和中政会讨论。当日,蒋介石打电话和孙科联系,要孙抵制李宗仁,把行政院迁到广 州。孙科唯蒋命是从,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一就急急忙忙地带着内阁要员离南京到上海,并议决于2月4日将行政院迁往广州,与此同时,蒋介石也决定将中央常务会 议移往广州举行,以便进一步控制行政院。由于这一变故,中共于2月5日发表广播声明,不承认李宗仁南京政府。对此,正中蒋介石下怀,他非常高兴。

  除夕夜,慰问驻溪口的军官

  大年三十这天晚上,蒋介石在武岭学校礼堂举行除夕盛宴,慰劳驻扎在浙江溪口的警卫部队团以上军官,他向大家祝贺新春之后说:“诸位,家贫出孝 子,国难出良将。党国之命运关乎诸位之荣辱,民众之生息!当我们走上坡路时,别人跟着我们跑,这不稀奇;而我们走下坡路时,你们从各地费了不少周折,来到 我们跟前,这才是最难得的啊!”他两眼含泪,继续说:“反共不会孤立,美国必然会出兵干涉。上海有汤司令守卫,只要我们守住长江,守住上海,美国不可能不 出兵。即使往最坏处打,也能打出个隔江而治的结局。来来,大家举杯,为我们反共大业的最后胜利干杯!”

  蒋介石忖度这很可能是在家乡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了,所以十分珍视。大年三十晚上,又与儿孙辈一道,在祖居团聚饮屠苏酒,吃年夜饭,守岁放鞭炮。 据蒋经国日记称:“1月28日,适逢农历除夕,蒋介石全家在报本堂(丰镐房)团聚度岁。同来溪口度岁者,有国民党要员张群、陈立夫、郑彦棻人。”溪口方圆 50里的父老乡亲都赶到溪口镇,向蒋氏父子拜年祝福。奉化乡间,每逢过年过节都时兴舞龙灯、踩高跷。除夕之夜,蒋介石暂时忘记战事,一家人也其乐融融。

  经过28日除夕夜,蒋介石的心情稍有缓和。1月29日,大年初一早晨,蒋经国陪着专程来溪口的张群、陈立夫等,向蒋介石拜年,讲了不少“新年大 吉大利”之类的恭贺话。蒋介石苦笑着说:“念一年又过,新年如何,实难想象,但愿真能逢凶化吉又呈新气象。” 然后大家一同去晋谒蒋母之墓,上山摄影留念,再同往报本堂敬祖,复受乡族亲友贺拜,又再到周围各处蒋家宗族祠堂,甚至驱车远赴宁波蒋公祠敬祖。晚上大家聚 餐,并观剧。一天下来,热热闹闹,蒋介石的心情大为好转。

  大年初二,求了个“中下”签

  大年初二,黄少谷应邀赶到溪口,并受到蒋介石的召见。蒋介石“决定将中央党部先行迁粤,就现况加以整顿,再图根本改造”的决定告之黄少谷,并全权交黄少谷办理。最后,他又无限感慨地说:“本党非彻底改造,断不能从事复兴革命工作。”

  这天,蒋介石来到溪口武山庙,决定到武山求神灵指点。蒋介石从小跟随其母出入佛门,很迷信。在侍卫的簇拥下,蒋介石身穿黑袍,来到武山庙。他亲 手燃上香烛祈祷。然后闭上双眼。捧起签筒,求了一签。只见是“中下”签。签上写的是“大意失荆州,关公走麦城”。他又求一签,上写“困居长坂坡,失陷落凤 城”,下注“出师不利,丧妻失偶,早求退路”。蒋介石不禁一阵颤抖,站在旁边的侍卫忙说:“这种事,信则有,不信则无。”偏偏蒋介石是虔信不笃,斥责侍 卫:“不许乱讲!武山庙的菩萨是很灵的。”

  1月31日,大年初三。蒋介石在写“本月反省录”时,谈及戡乱失败及自己下野原因时,或归因于苏联,或归因于美国,甚至英国。

  2月2日,正月初五。下午,蒋介石带着蒋经国、蒋孝文从小路翻山越岭,行向奉化县城。蒋介石之所以弃车坐轿,就是为了重游故地。蒋介石领着儿 孙,一边漫步,一边向孙儿讲着古老的神话传说。下午5时,蒋介石一行来到县城。奉化县城是蒋介石小时常来之处。儿时的蒋介石经常随母亲到镇上寺院进香拜 佛,蒋介石心里清楚,这次恐怕是他最后一次在这里进香拜佛了。

  在溪口过年,想的是“另起炉灶”

  1949年的元宵佳节,溪口镇锣鼓喧天,热闹非凡。溪口人素来重视元宵节。今年因有蒋氏父子还乡,元宵盛景更胜往年。蒋介石特地从上海、杭州招 来京剧、越剧名角在溪口连台大演。这天,蒋家祠堂摆上了许多酒桌,奉化县县长和武岭学校校长及蒋家族人和亲邻一一在座。其中有蒋介石过去的机要室主任毛庆 祥的老父毛绍遂,任过蒋介石的侍卫长的王世和的父亲王良鹤。蒋介石强作欢颜地说:“今天请诸位来喝杯淡酒。往后么,请诸位到南京去喝酒。”

  为粉饰太平安定人心,蒋介石作了让溪口百姓欢度春节的指示,故自除夕之夜直至元宵呈现一派节日景象,几乎每晚都有戏演。随从几次劝他去街市观景,他都心灰意懒地推辞,只去武岭学校看过一次戏,说是与民同乐欢度春节,但也只看了十几分钟便索然离去。

  从1949年春节期间,即自1月30日大年初二起,蒋介石在乡下专注的重心就开始发生了某种变化。除了继续游山玩水和处置个别军政事务外,他主 要关注的只有两件事,一是青岛驻军的撤退问题;一是中央银行存金的运输问题。蒋介石在2月10日日记所记,周宏涛当日由上海来报,称中央银行存金已大部如 期运抵厦门和台湾,蒋得讯后如释重负。在溪口的大多数时间里,蒋介石明显地开始考虑他的那个“另起炉灶”的计划,即开始用心于党务改造和军队制度建设等问 题了。

  按照他刚回到溪口时认定的“此次之失败最大原因乃在于新制度未能适合现在之国情与需要”、“而旧制度已先放弃崩溃”、“建国救民之基本条件完全 失去”的观点,他在春节期间已开始具体考虑改革方案问题,并明白告诉张群、陈立夫等,称“非彻底再造不能复兴革命也”。他为此甚至暗下决心,要建立独立自 强基础,不再受外力所压制,应“终身服务于党务,领导革命,而不再当政”;至少“亦须在野五年,奠定民众基层工作,再出而当政”。

  不过,历史没有留给蒋介石这样的机会,随着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,南京国民政府也宣告结束。1949年12月,云南、西康两省同时宣布起义。12月10日,蒋介石仓皇逃往台湾,从此再也没有机会返回大陆。

  每逢佳节倍思乡

  1949年仓皇赴台后,蒋介石再也没踏上过故土。从蒋介石日记中可以观察到,每当天气爽冷,或看到杜鹃、梅花、月亮,蒋介石总会触景生情、遥想大陆。而农历除夕,则是蒋介石乡愁最浓之时。蒋介石认为金门的气候、民情与故乡相同,干脆将金门“却把他乡作故乡”。

  1953年2月13日,蒋介石在高雄过除夕,在日记中写道:“团饮酴酥,比之在故乡过年,则何如?甚念乡间亲友,不知作如何情况矣。”1955 年1月25日,大年初二,蒋又记下:“旧历除夕与元旦餐食如烤芋艿、烤花生、米焙酱、三鲜、糊啦等故乡过年风味应有尽有。” 1958年2月27日,大年初十,蒋介石在日记中写下:“无根之萍,无源之水”8个字,这或许是其内心最真实的感受。

  1958年正月十五元宵节时,蒋介石忍不住写道:“近日常念少年在家乡度年快乐情景,五王庙灯头戏与萧王庙大拜,以及童昏时代先慈对我追述两岁时看到孙家大晒场水潭上,搭树彩牌楼其灯烛反映水中,显现我高兴奇异等闲话,皆使我至今仍不能忘怀也”。

  因此,每到农历传统节日如春节、清明、端午、中秋,蒋介石便会在当天或稍后,邀集在台亲属和部下团聚,一起吃饭、下棋、看电影,排解思乡之苦。

  过节费多一张要收回

  春节前夕,蒋介石照例要给副官们一点赏金,往往由蒋介石亲自点清了给。蒋介石的贴身侍卫翁元曾经回忆:“有一年春节,我在‘总统府’老先生办公 室旁边的小房间待命,忽然听见侍卫官叫我,说‘总统’叫我进去。起先我是一愣,以为有什么事情,我毫不迟疑走进办公室,一眼看见他正打开自己的皮包,数着 一叠崭新的10元新钞,那是当时面额最大的钞票,他轻轻叫了我一声,我走到距他的办公桌前方数步远的地方,笔直站在他那儿,老先生以一种很慈祥的口气开口 了:‘翁元!这是我给你的奖赏,你要好好地用,不要浪费!’正当他把钞票往我手上递来时,觉得不对,又把手缩了回去,坐下来再数点一遍,数着数着,发现多 了一张,又从中抽了回去,再小心翼翼地把那沓鲜红的10元纸钞,递到我的手上。”

  蒋介石用钱一向很节俭,吃饭也不铺张。蒋家的厨师蒋茂发20岁就和蒋介石来台湾,专为蒋家人做菜,他回忆,蒋家平时的餐饮并不奢侈,只是每逢过 年,才会丰盛一些。每到大年三十吃年夜饭,蒋介石都会点一道他最爱吃的“五福临门”,这道菜是蒋介石过年宴客时必点佳肴。“五福临门”的主料是可以促进血 液循还的白果炒鸽丁。再就是以黄酒、绍兴酒腌三天的醉鸡拼盘;蒋夫人过年必点年菜是一份烤煎八分熟的沙朗牛排,另外还有需用3尾的明虾做的沙拉。

  进入上世纪70年代,蒋介石的身体每况愈下。1975年除夕,蒋经国在日记中写道:“父亲卧病以来,多次均能转危为安,此乃天意,佑我邦家。惟 望兔年开始复元,是儿之大愿也……”这一年蒋介石88岁。不到两个月之后,1975年4月5日,蒋介石便撒手人寰,他再也没有机会回祖国大陆过一次春节 了。

顶一下
(13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友情链接 |
| 关于我们 | | 联系我们 | | 广告服务 | | 隐私政策 | | 意见反馈 | | 不良信息举报 |
蒙ICP备16000577号-6 版权所有:内蒙古商网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© 2016-2017 by nmgsw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蒙公网安备 15010502000291号